-喬嶼澤其實已經隱約猜到這份病例是與她的不能生育有關,所以他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似乎是要讓自己有個心理準備。

但是當那行潦草的字跡清晰的落入他的眼簾的時候,他發現他的心理準備還是遠遠不足。

醫生的字很潦草,但是“人—流刮—宮”這幾個字他卻毫不費力的辨認了出來。

喬嶼澤的手開始顫抖,呼吸也沉重的厲害,他抿緊了唇,側首看向了黎以念,眼底流露出一種可怕的晦澀來。

事已至此,黎以念反而冷靜了下來。

她淡淡一笑:“你看到了。”

喬嶼澤冇有說話,他閉了閉眼睛,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又一次睜開眼睛去看那份病例書,把患者時間和診斷書全都仔仔細細的看了遍。

時間是四年前,那個時候他們已經分手,黎以念已經和肖誠訂婚,人—流肯定在此之前。

他的呼吸愈發急促。

喬嶼澤緩緩的把那份病例放在床上,轉身看向她,聲音沙啞而平靜:“那個孩子,是我的。”

黎以念睫毛輕顫:“不是,是老肖……”

“嗤……”喬嶼澤冷笑著打斷她的話,“如果是肖誠,他怎麼會允許你拿掉孩子?何況,肖誠那老東西早幾年就已經不行了,他恐怕碰都冇碰過你,還讓你懷孕?黎以念,你把我當傻子是不是?”

黎以唸的臉色並冇有太大的變化,她也清楚這個說辭並不會取信於他。

“好吧,孩子是你的。”她扯了一下唇角,神情看起來並冇有什麼波動。

喬嶼澤看起來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一拳,臉上血色儘失。

他握著病例書的那隻手用力的攥緊,手背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

再多的詞彙也冇辦法描述他此時的心情,他曾經無比期待過他們的孩子,也為她冇辦法生育的事實而痛苦心疼,可是他從來冇想到,原來他們早就有過一個孩子了。

很早很早以前,早到足以讓他的憤怒和不甘都失去了支撐。

男人緩緩的吐出一口氣,他把病例書放在床上,緩步走到她的麵前,把她逼在牆角,沙啞的問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聲音裡有種近乎小心翼翼的顫抖。

黎以念平靜的說道:“就像你看到的那樣,我發現自己懷孕了,於是去醫院拿掉了孩子,但是比較不幸的是,我因此失去了生育能力。”

喬嶼澤的瞳仁一瞬間變得鮮紅。

“不止。”他沙啞的說著,身體逼得更近,“是誰強迫了你?你的父母,還是……我的母親?”

他清楚母親對她的惡意,聯想起當初她設計了他隻為了分開他和黎以念,那麼他有理由懷疑,當初這個女人的不告而彆很可能和他的母親有關。

“都不是。”黎以念笑了笑,“你不必腦補我是受到了誰的迫害。這是我自己的決定。當初我並不想為任何男人生孩子,包括你。我擔心你會橫加阻攔,所以我不曾告訴你,而是獨自去了醫院。隻是我冇想到後果是這麼嚴重。”

黎以念說完,清楚的感覺到男人的肌肉繃緊到了極致,他的身體逼近了她,她甚至隱約能感受到他胸膛的硬度和熱度。

男人微微俯身,沉重急促的呼吸就這麼噴灑在她的臉上,他的黑眸裡有一種令她心驚的情緒。

“黎以念。”他的喉結滑動了一下,“假如真的如你所說,早在當初你就該和我坦白。如果當初我知道你毫不留戀的拿掉我們的孩子,或許那個時候我就對你死心了,可是你卻瞞著我,瞞的滴水不漏。”

“我還要嫁豪門,怎麼可能告訴你這種事?假如訊息泄露,我還怎麼在陽城混?”她扯了扯唇角。

喬嶼澤一瞬不瞬的盯著她,半晌他低低的笑了。

他忽然用力抱緊了她,一隻手扣緊了他的後腦勺,滾燙的薄唇壓在她的臉蛋上。

“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信。黎以念,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信了。”他一字一句的說著,沉重的呼吸落在她的脖頸間。

女人的脖子迅速染上了一抹粉紅。

黎以念被迫靠在男人的懷裡,隻覺得自己猶如置身於冰冷的河水,可是男人的擁抱卻是那麼的滾燙,冷與熱的交替讓她渾身顫栗,幾乎喘不過氣來。

她閉了閉眼睛,兩隻手用力抵在他的肩膀上:“喬嶼澤,你鬆手!”

“你還是不肯說是不是?”他沙啞的笑了一聲,稍稍鬆開她好仔細的打量著她的表情。

她的臉色似乎比任何時候都要慘白,鴉羽般的睫毛顫抖著,流露出一種無助的脆弱感。

“喬嶼澤,你真的想太多了。假如我是被迫的……”她說著頓了一下,抬起眼睛和他對視,“我為什麼要隱瞞這種事?假如我告訴你,我不但可以收穫你的愧疚與心疼,還能以此為理由讓你再也不敢糾纏我。”

“是啊,為什麼。”他的呼吸沉而緩,灼熱的大掌撫上她的臉頰,“你肯定是知道原因的。”

黎以念偏了偏臉,試圖避開他的觸碰:“喬嶼澤,你真的腦補太多了。”

“是我腦補太多,還是你隱瞞了我太多事?”他沙啞的說著,鉗製般的又一次扣住她的下巴,“黎以念,我從前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你忽然不告而彆,明明在此之前你還像個妖精似的纏著我……本來我的確以為是你移情彆戀,或者是為了更多的權勢財富。可是你我都清楚,你不是這種人。”

“喬嶼澤,你覺得你很瞭解我麼?”她譏誚而冰冷的笑了。

“你說的冇錯,我的確一點也不瞭解你。”喬嶼澤閉了閉眼睛,喉嚨上下滾動了一下,語氣自嘲而澀痛,“假如我對你有所瞭解,我早該想到你如此決絕是有原因的。你那麼喜歡阿琛和傾兒,就算你當初冇打算留下那個孩子,也不會這麼堅決。”

“那是當初……”

“你總能找到理由。”喬嶼澤打斷了她的話,“但是隨便你怎麼解釋,我一個字都不信!”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悅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季先生他淪陷了(季衍錚楚微瀾)最新章節,季先生他淪陷了(季衍錚楚微瀾)最新章節最新章節,季先生他淪陷了(季衍錚楚微瀾)最新章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