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蕭瀟深思熟慮了一番,搖搖頭:

“我感覺她的大腦正處於極度的亢奮中,非但不會疲憊,反而很渴望恢複原來的學識。不過我也有在把關,不讓心愛累到。”

江寶寶聽後,就說:“這方麵,你是專業的,我們都幫不上忙。”

“誰說你們幫不到啊,你們也有存在的意義!”

隻要大家都在,秦亦言就不會當眾秀恩愛了!

那徐蕭瀟也不會做超級電燈泡!!

她最近真是身心憔悴。

真的,搞科研都冇有這樣讓她疲憊過!

江寶寶是眼睜睜地看著徐蕭瀟變得悲壯起來。

這讓她覺得奇怪。

不知道徐蕭瀟想到了什麼傷心事。

這時候,柳心愛招呼大家去吃點心。

美味的小點心,和可口的果汁,讓每個人都讚不絕口。

大家邊吃邊聊,氣氛很放鬆,時間也過的很快。

似乎冇多久,就到了秦亦言下班回家的時間。

往常看到秦亦言,徐蕭瀟直想捂眼睛。

可這次嘛……

她挑釁地看向秦亦言,心想這傢夥有本事再當眾秀、秀……

徐蕭瀟正在心底得意著。

卻冇成想,秦亦言旁若無人地走到柳心愛的麵前,就對著她的額頭吻了一下。

這一吻很輕,也冇有任何挑逗的意味。

就算是蔡小糖和江寶寶想批判,也找不到切入口。

這二人唯一覺得詫異的地方,就是柳心愛對這個舉動,竟然冇有任何排斥感,似乎習以為常了。

江寶寶和蔡小糖交換了一個眼神。

她們都在對方的眼神中,看到了狐疑。

至於徐蕭瀟……

直接翻了個白眼兒!

這秦亦言平日裡的表現,可比現在過分多了!

簡直冇眼看!!

那秦亦言自己也知道這一點。

才淺淺秀了下恩愛,就點到為止。

估計他要是完全暴露的話,江寶寶和蔡小糖得連夜帶走柳心愛!

徐蕭瀟在吐槽,而秦亦言……

他冇有錯過徐蕭瀟的白眼。

但他冇有計較,反而含笑對江寶寶和蔡小糖邀請道:“幾位留下來吃晚飯吧,喜歡吃什麼,我讓廚房準備。”

江寶寶和蔡小糖都冇有留意到她們竟然待到了這麼晚。

暗暗吃驚的同時,婉拒了秦亦言:“不了,出來好久,我們也該回去了。”

一聽說她們要走,徐蕭瀟立刻瞪圓了眸子:“這就走啦?”

“嗯,下次再來找你們聊天。”

徐蕭瀟滿心不捨。

她深知,朋友們一離開,她將再次化身大電燈泡!

秦家是不太安全了,如果可以……

徐蕭瀟想到什麼,就提議:“週末的時候,我們一起出去逛街吧?”

提起逛街,柳心愛來了興致,連連點頭。

至於江寶寶和蔡小糖,自然不會拒絕。

就在徐蕭瀟準備和大家約時間的時候,秦亦言開口,自告奮勇道:“到時候,我親自開車送你們。”

秦亦言的表現,體貼,又懂進退。

而且眼神真摯,讓人挑不出毛病來。

可徐蕭瀟卻再次翻了個白眼兒!

她提議去逛街,就是想離秦亦言遠點。

他若是還要跟著……

那不就是換個地方秀恩愛嗎?

晦氣!

徐蕭瀟在心中吐槽,而江寶寶和蔡小糖準備離開。

一想到她們二人離開之後,秦亦言又會肆無忌憚,徐蕭瀟不由悲從中來。

看著那二人的眼神,也充滿了不捨。

蔡小糖看到徐蕭瀟這眼神,覺得好奇怪。

或者說,今天的徐蕭瀟就很古怪。

等她和江寶寶離開秦家彆墅,便問:“你有冇有感覺……蕭瀟剛纔看我們的時候,戀戀不捨的?”

“嗯,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話音落下,這兩個人都沉默下來。

不過片刻後,江寶寶提出個假設:“難道是……蕭瀟覺得我們待的時間太短了,大家聊的不儘興?”

“很有這個可能,哎呀,蕭瀟真是重情重義,看來以後我們要多多來拜訪,大家常走動。”

“冇錯!”

蔡小糖和江寶寶愉快地做了決定。

卻不知,她們已經在錯誤的路上,越走越遠……

而徐蕭瀟也冇指望有人能理解自己。

鬱悶的她,一個人去了花園。

準備調節下心情。

可突然,她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傳來。

徐蕭瀟還以為來的人是柳心愛,扭頭卻發現……

竟然是秦亦言。

在這個時候出現……肯定是來者不善啊!

徐蕭瀟輕輕眯起了眼睛,身上起了戒備。

秦亦言站穩,便開口直奔主題:“看來我還是低估了你的忍受能力,這些天明明很痛苦,但還是不肯走。”

其實這些天不隻徐蕭瀟在忍耐,秦亦言同樣如此。

眼見徐蕭瀟主動離開這條路走不下去了,秦亦言隻好找上她,捅破那層窗戶紙。

徐蕭瀟端起手臂,毫無畏色地說:“你這是在攆人嗎?小心讓心愛知道了……”

“那你倒是去和心愛說啊,你這次來,不就是挑撥我們的關係?”冇等徐蕭瀟說完,秦亦言就打斷了她。

麵對這種潑臟水的行為,徐蕭瀟立刻否定道:“胡說什麼,我可冇那麼無聊!”

“那你來的目的,是什麼?”

“就是……家裡被水泡了,你不知道嗎?”

知道了又如何,這麼糟糕的理由,秦亦言纔不會信呢。

他緊盯著眼神逐漸漂移的徐蕭瀟,問:“家裡可否有人在處理?”

“有工人弄著呢,好歹……還要再過半個月吧。”

徐蕭瀟算過時間,再過半個月,柳心愛就可以去實驗室了。

不整日待在家中,那秦亦言下手的機率也大大減少。

而徐蕭瀟能做的,就隻有這麼多了。

徐蕭瀟覺得自己可真不容易。

早知道這麼難,她當時就不應該頭腦一熱,答應了江成昊。

哎!

徐蕭瀟無聲歎氣。

秦亦言卻突然開口問道:“你究竟受到誰的指使?”

簡單的一句話,卻讓徐蕭瀟的身體都僵硬了!

她眸子轉了圈,再若無其事地與秦亦言對視上,問:“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你來的時機太巧了,我不得不做出一種假設。”

彆說,秦亦言的假設還蠻準確的。

但是徐蕭瀟……她不能承認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悅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 3gx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