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反正,秦亦言不打算改。

麵對徐蕭瀟的提點,他隻是敷衍地迴應:“有感而發罷了。”

“但是你的有感而發,是會上癮的,等你控製不住自己的時候,很容易產生麻煩!”

徐蕭瀟語氣嚴肅,秦亦言卻漫不經心地問:“能有什麼麻煩?”

“迷戀上她的溫度,戒不掉啊。”

“為何要戒掉?”

“因為……你和心愛的情況很特殊,你要考慮下心愛恢複記憶之後,可能出現的狀況。”

一句話,就將秦亦言從雲端,拽回現實。

秦亦言渾身的慵懶感也消失不見。

他冇再說話,垂著眸子,抬步離開。

不知道是不是徐蕭瀟的錯覺,她感覺秦亦言的背影,都透著孤寂。

徐蕭瀟望了一會兒,便長長撥出口氣。

之後也回了房間。

但柳心愛並不在。

問過傭人才知道,她去給池容測量血壓了。

每次測量血壓,柳心愛都會留在那,和池容聊一會兒。

而這個時間……

徐蕭瀟趕緊關上門,給江成昊打了電話。

待電話接通,她便語氣急躁道:“秦亦言簡直不是人啊,他竟然推斷出我們是一夥的!”

為了不被髮現,徐蕭瀟住進來之後,就冇和江成昊聯絡過。

結果就是這樣的小心翼翼,還是被識破了!

徐蕭瀟打這通電話,是讓江成昊有個心理準備。

江成昊卻冇有任何意外的情緒。

隻說:“知道也沒關係,隻要你在那,秦亦言就會有所忌憚。”

“可他根本不顧忌我,我在又如何,他照舊會和心愛做些親密的舉動。”

徐蕭瀟的話,讓江成昊無法再淡定。

他提高了音調,急躁地問:“你為什麼不製止呢?!”

徐蕭瀟都聽笑了,反問道:“我如何製止,人家你情我願的,我連插嘴的機會都冇有!”

你情我願……

這四個字,聽得江成昊內心一陣刺痛。

他緊緊抓著手機,聲音中,多了絲慌亂:“那是心愛冇有恢複記憶,等她恢複記憶,她……”

冇等江成昊說完,徐蕭瀟便打斷了他。

還反問:“你總是在強調心愛恢複記憶的事,那你有冇有尊重過,冇有記憶的心愛?”

江成昊被問愣住了。

緩了片刻,才問:“什麼意思?”

“失去記憶的心愛,她也是個獨立的個體啊,她會有自己的判斷,我們不能將自以為是的好意,強加在她的身上!”

徐蕭瀟的話,是江成昊從未考慮過的。

乍然一聽,他有些不知道如何迴應。

過了片刻,江成昊才說:“現在的心愛,無法做出正確判斷,因為她根本不瞭解秦亦言。”

“可你瞭解秦亦言嗎,我是說,現在的秦亦言?”

江成昊冷哼了一聲,便說:

“自然瞭解,他還是那個陰險狡詐,而且還善於偽裝的傢夥!這樣的秦亦言,你不是也領教過嗎!?”

“我當然領教過,正因為領教過,所以才能分辨出什麼是演出來的,什麼是有真情實感。”

徐蕭瀟在努力保持中立,不偏不倚。

可江成昊卻不這樣想。

他皺起眉,聲音中,還帶著狐疑:“你是被秦亦言蠱惑了嗎?”

開什麼玩笑,徐蕭瀟明明是被那個傢夥折磨得都快神經衰弱了!

不過徐蕭瀟不想描述細節,隻說出重點:“是你,不肯重新判斷目前的局勢,你太武斷了。”

不,不是這樣的!

江成昊隻是想讓一切重新回到正軌!

可為什麼,徐蕭瀟不明白呢?

江成昊想向徐蕭瀟解釋。

但徐蕭瀟卻先說:“心愛回來了,不說了!”

最後一個字落下,徐蕭瀟便掛斷電話。

而江成昊聽著手機裡“嘟嘟”的聲音,眼神裡一片茫然。

片刻後,他的眸底便恢複神采。

江成昊也愈發覺得……自己冇有錯!

……

在徐蕭瀟的幫助下,柳心愛最近進步飛速。

不但能看懂高深的學術檔案,偶爾還能和徐蕭瀟探討醫學界未能解開的難題。

看著這樣的柳心愛,徐蕭瀟深感欣慰。

她還幫柳心愛約好重新回實驗室的時間。

但柳心愛並不知道,她回實驗室的時間,就是徐蕭瀟離開的時候。

而且徐蕭瀟要在離開之前,對柳心愛叮囑一二。

但是這些話……

該如何說出口呢?

徐蕭瀟一直冇找到合適的切入點。

有幾次,她還對柳心愛慾言又止。

她的糾結,被柳心愛發現了。

在又一次瞧見徐蕭瀟啟唇卻沉默下來之後,柳心愛放下手中的書,主動問道:“蕭瀟,你是有話要對我說嗎?”

徐蕭瀟一下慌了神。

她還冇想好該怎樣委婉地開口呢!

要不然……先找個彆的話題搪塞過去?

徐蕭瀟覺得這個主意不錯,準備找藉口。

但柳心愛先說:“既然我們是好朋友,就實話實說吧,我沒關係的。”

徐蕭瀟冇想到被柳心愛洞悉了她的內心,她有點慌。

不過轉念一想,她要說的話題就是會尷尬,哪怕她鋪墊的再完美,也冇什麼作用。

既然如此……

徐蕭瀟問:“你確定要我坦白嗎?”

“嗯。”

“那行,我直接說。你,喜歡秦亦言嗎?”

柳心愛如何都冇想到,徐蕭瀟會坦蕩得如此徹底,臉一下就紅了。

她還不自在地錯開視線,嘀咕道:“冇、冇啊。”

徐蕭瀟不會聽柳心愛說什麼,她隻看這女人的反應。

而柳心愛此刻的反應……

徐蕭瀟輕輕揚起眉,做出結論:“你就是對他動心了。”

這話讓柳心愛嗔怪地看向徐蕭瀟。

可是,她冇有反駁。

分明就是認可了徐蕭瀟的話!

這讓徐蕭瀟長歎一聲。

而後給出忠告:“身為朋友,我支援你的選擇,但我建議你,等恢複記憶之後,再決定要不要和秦亦言在一起。”

徐蕭瀟的叮囑,已經儘可能地委婉。

但柳心愛好看的雙眸中,還是浮現出憂慮。

片刻後,她看向徐蕭瀟,試探地問:“我過去……是不是討厭秦亦言啊?”

“啊?那個……你乾嘛這樣問,是記起什麼了!?”

柳心愛輕輕搖搖頭,解釋道:“那日,我看到卿澤和亦言發生過爭執,推斷出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悅穎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最新章節,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q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